抗战老兵:家国情怀依旧 捍卫疆土意志弥坚
时间:2015-09-10    
150907110311938.jpg
    70年前,他们青春年少,意气风发;70年后,他们耄耋之年,华发苍颜。70年前,国家处在危难时刻,他们告别家人,走上保家卫国的战场,奋勇抵抗日本侵略者;70年后,岁月苍老了容颜,他们心怀家国,祈望和平的旋律不变,捍卫疆土的意志弥坚。
  陈群:我为祖国骄傲
  9月3日,正在嘉兴市荣军医院进行短暂疗养的我县抗战老兵陈群与何其聪早早地起床了,整齐地戴好各种勋章和纪念章,来到多媒体室内,与其他老兵聚在一起,守候着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见右图)。
  阅兵过程中,陈群老人几次主动对着电视屏幕行军礼。“太自豪了!”陈群告诉记者。“以前我们是小米加步枪对抗敌人,现在我们有了这么强大、先进的武器,我为祖国骄傲!”
  老家在河北的陈群曾被迫做过日军劳工,不但超负荷劳动而且经常被日军毒打。17岁那年,他义无反顾地参加了当地游击队,依靠地道战、地雷战和各类伏击战在敌后跟敌人周旋,并尽最大力量保护当地群众。“记得加入游击队后打伏击,子弹‘嗖嗖’地从我耳边飞过,我当时却一点都不害怕。”陈群和游击队员们夜间行军,声东击西,敌人经常猝不及防。陈群还是地道战的亲历者,1941年秋开始,日军对冀中平原的扫荡日益残酷。“正在站岗放哨的我听到自行车的声音从村外传来,便立刻报告队长,所有游击队员都钻进了地道。”陈群说,“最后鬼子想离开时,我们杀了个回马枪,这一仗打得痛快,缴获好多枪支弹药。”
  战争是残酷的,陈群的游击小队从30人最后只剩下了五六个人。“始终忘不了那些牺牲的战友。如果没有他们当年的牺牲,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
  何其聪:年轻人要铭记历史
  何其聪是一名新四军的老兵,虽然耳朵听力状况不佳,在看到大阅兵升旗仪式的时候,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国歌,歌声依然铿锵有力。平时话不多的他,一谈到抗战岁月却有说不完的话。作为一名民国时期的高中毕业生,他是战士中的高学历人才。平日里既要负责队伍里的思想宣传工作,也要冲上战场与战友们一起杀敌。
  “高邮战役”是新四军对日本侵略者的最后一战,也是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对日寇的最后一战。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高邮、泰州、江都等苏中城镇仍为日军驻守,高邮日军拒绝向新四军投降。“日军防御工事比较坚固,我们队伍死伤情况比较严重,我的一位战友中弹后,昏迷了三天三夜,还是没能抢救过来,很多战友满脸是血,依然冲锋在前。”回忆起那段烽火岁月以及已经远去的战友,何其聪老人的脸上写满了哀伤。看着国家实力不断提升,军队装备水平也走上世界前列,何其聪的心中多了份自豪和光荣。他说:“落后就要挨打,现在谁都不敢来欺负我们了,年轻人更要牢记这段历史,继续发愤图强,为国家建设继续奋斗。”
  钱长江: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开拓前进道路
  因为战场上留下的伤病,行动不便的抗战老兵钱长江在嘉辰医院病房内,心潮澎湃地观看了阅兵式,回忆了那段烽火岁月。讲述起当年的抗战亲身经历,钱长江告诫我们,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发愤图强,永葆和平。
  1944年10月,16岁的钱长江与当时绝大多数热血男儿一样,在民族危难时刻,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参加新四军,当兵保家卫国。“那个时候部队枪很少,配发了一把大刀,4个手榴弹。”虽然装备落后,但是他们通过游击战,声东击西,让敌人寝食难安。从1944年10月至1949年7月,钱长江跟着部队南征北战,总共参加了多少次战争他自己也记不清了。面对胜利,钱长江难以忘记牺牲的战友,“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开拓了我们前进的道路,一想到他们心里就难过。”
  结束戎马生涯之后,钱长江把自己参加过的战役都写进了《风雨征程》回忆录里,记述战友和先烈们崇高的品质和革命精神。“那些真实的故事,难以用数字来衡量,也难以用言辞来描绘。”钱长江希望以这册文集,寄托老战士的心愿,希望下一代记住,青年强则国强,青年兴则国兴。
责任编辑: 黄 丽燕
QQ图片20160405110120.png
QQ图片20160329093030.png
QQ截图20151218155447.png
国学经典朗诵比赛.png
网站地图